1. 首页
  2. 生态文学
  3. 内容

【曲周诗人】李保建诗选(一)——猫耳洞之夜(五首)

作者:创始人 日期:2019-08-16 人气:484

1.jpg 

作者简介

李保建,笔名竹风,曲周县人,中专学历、中共党员,1983年入伍石家庄、1986年底赴滇轮战、1988年退役在曲周房管所工作,后在县信访局、现在候村镇政府工作,喜欢文学,尤爱诗歌,作品散见于多家文学刊物及新媒体,一直笔耕不辍,创作激情高涨,一发不可收。

 

 

                          

  李保建诗选

 

目录

1、猫耳洞之夜   

2、我曾穿过军装          

3、心中的那几首歌  

4、父亲远去的背影

5、雨中情思

 

 

猫耳洞之夜

       ——赴滇轮战纪实

 

病已久日的天空

漏不出一点笑脸

呆呆品尝南疆夜

坐在记忆的另一端

一片叶在心中沉思

透过对北方家的眷恋

 

石室里

卷曲着身体与石头撞碰

峽逄间听风的哭声

看雨的流泪

一半原始一半现在

猫腰爬出潮湿的石壳

一道红线划破夜空

一个雷鸣

撕开山的伤口

惊醒那杯寂静的清茶

顿感

站在了世界的尽头

 

摸摸身上的部件

抓起能说话的线盒

呼喊

又是一次重复

我、象贝类

在汹涌澎湃的潮水中吸泥沙的沉淀

看一眼艰难的时间

祈祷着黎明

 

渐渐泡沫的晨曦笼拦脚下

伏身望去

无法寻到昨日的绿

溃疡的坑道留下斑斑伤惊

这就是战争

这就是现在文明绐原始山的创伤  

2.jpg 

    

 

我曾穿过军装

            

朋友,你穿过军装吗?

人的一生

只有穿过绿色军装的人才无悔于一生

从现在的西装革履

到无数次衣服变迁

到记忆中童年的碎布开裆

忘不了的

是当兵那身军装

 

也许它并不修身

也许它并不跟潮流

但是

它勾勒出历代军人的气致

显示出它的硬朗

当年

一色草绿

衣领上衬托着两面旗帜

头顶着悬挂红星

有着青春芳华的自豪

我、一名军人

是保卫国家的一名战士

衣服上那怕汗渍斑斑

不欲外露

那是激情燃烧的光芒

看、那些布满整身的破洞

是记录肌肉与石头的碰撞

是苦练杀敌的升华

 

假如没有军装

没有军人

没有战争产儿

就没所惟的安宁

国家无有宁日之说

人民无欲安居乐业

人们在水深火热中煎熬

 

有多少人没有穿上军装

会一生遗憾神伤

和平年代

当说起我穿过军装

那些时尚的朋友你体贴到了吗

撞杉的滋味谁也不想品尝

但是

只有一起穿过军装的才知道

军人与军装相遇

战友的情深如滚滚洪流

朋友

我不羡慕你的一身品牌

我只想告诉你

我穿过军装

我曾经是个兵

曾经上过战场

被炮火洗礼过胸堂

被烽烟熏染过头脑

我高呼

我穿过军装

军装,是那么神圣

军装,人生的骄傲

军装,祖国的华章

军装,当兵人的永远珍藏

  3.jpg               

 

    

 

心中的那几首歌

        ——细雨中的思念

 

妈妈呀妈妈我想你

你走后的天一直下着雨……

 

天是否真的有情

母亲节之日

下起霏霏细雨

莫不是天堂寂寥母亲们的泪

 

没有天那有地、

没有地那有家,

没有家那有你、

没有你那有我。

 

儿时你是大树

为儿女们挡风遮雨

少时你是大地

让我们树长的更高花更艳

长大后

娘是我们停泊的港湾

是拨动天涯的琴弦

娘在家就在

 

穿过雨织的网

看厚厚的云

让思绪在记忆中疯跑

读远去你的面容

任风雨无住

把一切的一切抛开

把思念塞的满满

寻找相约的雨日

 

多么熟悉的声音

陪我多少年的风和雨……

又是雨的季节

是夏的无奈

在那吹烟升起的地方

忍着炎热为儿女端上可口的饭菜

冬夜寒舍里

油灯和冰凉的手

飞针缝制儿女御寒棉衣

晨曦初升

第一个唤醒学子的是你

重复着熟悉又听贯了的

那句"好好学习、早点回家"

夕阳后的担心

是站在村口等待的身影

总那么精神和渴望

 

是不是我们都不长大你就不会老,

是不是我们撒撒娇你还把我举高高……

 

你用心绳紧紧牵住家的方圆

母亲我想你

生我时

你承受着痛苦

养我时

你承受着艰辛

育我时

你承受着劳累

教我时

你承受着辛劳

把自已的青春无私奉献给我们

你带着霜鬓和皱纹走了

天堂的日子是否孤寂

是否在牵梦时说的谎言

是否把思念的泪化作了雨

是否……

雨滴哒着情思

带上你心爱的油脂伞

好好照顾好自已

6.jpg 

 

 

父亲远去的背影

                 

沉睡在棺木中的您

再也唤不出回音

和渐凉的躯体一起走进我的记忆

苍白的面孔

以及待僵的手

让我再感受不到您一丝温暖

此刻

您已远去  越来越远

 

仿佛看见通向天堂路上的您

在幽冥的荒凉中

带着无奈的心

走进黑暗的视线中

西行

 

彼岸是长着厉齿的赤鬼

吞噬您飘渺的魂

驱驶您蹒跚的脚步

真想咬破自已的手指

用鲜活的血

注入地狱的蒙雾

浇灌冥世之花

换回一次生命机缘

把您拉出地狱之门

 

父亲   而您

只站在另一端山口挥手

和风扶不起的影子

我伸出无力之手

挥喊着

望着远离的背影

去丈量与您消失的距离

 

从此

我无法走进您存在的世界里

只有频频的梦中

那无声的幻界

您再次抡斧为我开道

似儿时

有力的臂膀把我举过头顶

跃过阳光下的沟坎

我用涌泉泪

跨跃记忆的小河

湍急的心追思您远去背影

4.jpg 

 

 

雨中情思

             

这条街巷

这条脚下石板路

不知经历了多少风雨

送走了几代童年梦

只有雨中重复的背影记得

 

尽管下着雨

淋湿了整身衣服

但手中的伞仍没举过头顶

稳健的步履

丝亳没有急促的欲望

总是惦记伞中之人的衣体

 

世界上只有这样才是陪伴的永恒

是发自内心的呵护

任风急雨紧

以然如固

 

父亲

脚下是坚垒的矶石

沉重而又踏实

手中永远把握无欲之柄

承受看不到的忧愁

父亲是山

父亲是大树

父亲是容纳百川的海

(运行:俎本新)5.jpg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

21